God ! I want out of here!

“我是一个热爱艺术,热爱生活的人”


放完柴科夫斯基唱片,那你说说你听完这首曲子的感受。

先生们、女士们
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的主要赞助人
指挥大师卡拉扬的恩师和引路人
著名的音乐评论家钟跃民先生
从意大利的米兰不远万里来到中国
担任音乐扫盲班的教授
钟跃民先生是中国人的老朋友
早在三十年代.....

袁军:“哎呀,行了 行了 ,你就别臭贫了!,还他妈意大利呢,我看你也就是非洲逃荒来的。”

晓白:别捣乱

好的音乐,会在人的脑海中形成画面,我看到的画面是这样的.
俄罗斯风光的大背景,辽阔无垠的草原,绮丽的外高加索风光,波涛汹涌的伏尔加河,圆顶的东正大教堂,耳畔似乎又想起了那熟悉的俄罗斯民歌,那歌声忧郁而深邃,让人心里酸酸的,忍不住要流泪,一个幽静的湖泊,岸边是茂密的白桦林,深秋的白桦林色彩斑斓,秋风轻轻掠过,白桦林瑟瑟作响,小船在静静的划动,桨声轻柔,水波荡漾,林中的夜莺在婉转的歌唱,此时,你的心里没有悲伤,也没用欢乐,有的只是那淡淡的,若隐若无的惆怅,你的眼眶里贮满了泪水,它自己不会掉落下来,它会慢慢的被你的眼球所吸收,会自己干涸,在如此氛围下,你的心里只有感动,只有柔情,还有一种深深的眷恋,小船渐渐远去,桨声在消逝,涟漪在水面消失,带走了感动,带走了柔情,还剩下什么呢,剩下的只是那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惆怅在心里久久徘徊。

晓白:“浪漫,是很浪漫,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钟跃民时的样子,他打架打的满脸是血,简直吓死人了,可刚才听到音乐,怎么也不能把鲜血和浪漫统一到一个人身上,总觉得哪不对。”

钟跃民:“鲜血、浪漫,这就叫血色浪漫。”

血色浪漫!
这个词好!
很像我们这个年代,没想到你钟跃民还有诗人的气质。

袁军:“诗人???哈哈,有天天拿着菜刀出门的诗人吗?”

-----《血色浪漫》


从小到大这个形象不知道在心里徘徊了多少次

评论

© Mr.shan | Powered by LOFTER